七日为鸩

He is more myself than I am.

FLAG

立一个flag

成功通过所有考试就填坑,随便哪个,番外也ok

平均成绩过credit就写点梗,cp随便挑,梗随便提
不逆不拆我cp就ok

总成绩和去年一样持平distinction,就开车
嗯,豪车,飙车都没问题!

说到做到绝不反悔🙎🏻🙎🏻🙎🏻

【sk】圣诞雪夜的苹果和姜饼人


MERRY CHRISTMAS❄️🎁🍎🎄⭐️

这是个关于喜欢和暗恋的小故事,现实向AU
不牵扯真人,姑且就当生活向的小甜饼好了
年末杂志甜的让人不能活,救命我的少女心!



“或许我今天晚上应该邀请他一起喝个酒。”结束工作有些疲惫地回到家时,二宫和也不禁叹了口气。

家里的空气有些凉。整天出门在外,只有偶尔的假期才会在家呆上一整天好好放松一把,常年少了烟火气的公寓,在此时——人群在庆祝的日子里,显得更加得孤寂。

二宫和也扔下手中便利店的袋子。他刚刚回来的路上路过便利店买了一些啤酒,当然不止有啤酒……一些下酒菜,明天的早饭便当,鬼使神差下拿的平安果,还有店员送的一小袋姜饼人。

打开灯。偌大的公寓客厅以几乎是冷清的形式出现在他眼前。其实开不开灯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二宫和也保证他闭着眼睛也能从自己家门口摸到冰箱,然后准确地将这些东西放进去。但是今天他并没有这样做。

工作结束后一句无心的话让他现在有点心气不顺。给家里打了电话,送了祝福,安慰了母亲,报了平安,二宫和也又重新无所事事地跌回他的靠垫。






“好吧,今天晚上我可能还是应该和马里奥大叔或者说那些宝可梦精灵们一起庆祝一下。”二宫和也不情愿地离开他的垫子,拿了游戏机开了电源并且顺便关了灯。

“现在来看一下,马里奥大叔是不是还在等着吃金币而不是像所有那些街上的情侣们一起手牵手告白亲吻过平安夜。”

可能是因为心气不顺,二宫和也卡关了。连续卡了十几次之后,他自暴自弃地关了游戏。这期间他一直在自言自语,像是在发泄,又像是在——不,他就是在发泄。

逞了一时口舌之快,最后只能自食其果。说什么只想赶紧回家睡觉打游戏的鬼话。有些人弧长得能弧到北极圈,再从芬兰跟圣诞老人一起回来——哦不,圣诞老人都比他来得要更快——事实就是,不说清楚,他怎么会懂?






有些挫败的二宫和也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他打了个哆嗦裹紧了小毯子,那还是相叶雅纪上个圣诞节送他的,上面印着傻兮兮的姜饼人和圣诞树上的shining bubbles。

他抬头看向窗外,天空在城市的灯火下微微有些泛红,暖黄色的光下是漫天鹅毛飞雪。

电话震动的闷响突然在过于安静的房间里炸裂,二宫和也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声音响了几声之后才爬起身慢慢悠悠地走过去。

或许他本身就没抱什么期待,即使他期待了一整晚,但理智告诉他这不可能。

但是总有意外之喜不是么?当你过于期盼的时候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但当你决定放弃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出现。





“nino?”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像约克郡布丁上甜得发酵的浆果,黏黏糊糊得带着点冬天的味道。

“嗯,是我。”此时的二宫和也拼命的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如果内心的写照可以被看见的话,那那个名叫二宫和也的内心的小人此刻大概已经炸成了一朵烟花。

“nino,下雪了,你看看外面!”电话里大野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二宫和也一时也有些受到感染。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安慰自己,他或许只是想找个人告诉一下这个消息只有我接了他的电话。“事实上……嗯……我是说……在你打来之前,我就已经知道……很抱歉,o酱。”

“不,没什么好抱歉的。因为我最喜欢nino了!”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真实,但是却又那么虚假。

二宫和也陷入了沉默。喜欢——这个定义可能有点不一样——就像我喜欢你和你喜欢我不一样那样。对暗恋对象的喜欢和他嘴里朋友间的喜欢怎么会一样。







“nino?”察觉到电话那边的人很久没有说话,大野智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他已经成功踏出第一步了,剩下的,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这么破坏掉。“nino?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到阳台上来么?”

大野智的声音带着一些询问的意味,他不确定,不确定这个要求是否合理,不确定二宫和也是否会答应。外面有些冷,天知道他已经在二宫和也公寓楼下面磨蹭了多久!他的鼻头都冻红了,控制不住地吸了两下鼻子,恍惚间他好像听见了阳台拉门的声音。

二宫和也像是被操控了一般,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自家公寓的阳台上,穿着那件洗褪了色的上衣。他向下看了看,没有看到人,果真是错觉,他想。

就在刚刚,他觉得大野智就在他家楼下,但是现在,失望的心情如山倒下。

“nino你在阳台上对么?”
“外面的雪真好看。”

虽然二宫和也的本意是拒绝回答大野智的问题,但是却让大野智肯定了他在外面的想法和感觉。

不一会儿,姜饼人形状的几个氢气球,带着一个苹果上来了。苹果有些不一样,起码那不是一个能吃的苹果。

本能地,二宫和也伸手拉住了姜饼人的绳子。





“我专门去学了做蜡烛的技巧,如果不用它的话,它大概是保质期最长的苹果。”停顿了一下,大野智又接着说:“如果你用它的话,它会融化,会挥发,然后融进你生活中的一点一滴。”

“就像……”大野智话还没说完,二宫和也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等电梯的那一分钟里就像过了一个世纪。衣着单薄的二宫和也,最后带着他的圣诞红围巾,披着那条印了姜饼人的毯子,哈着白气站在大野智眼前。

“就像我爱你那样。”
“不用的话,永远都不会变质。用的话,就会融入到彼此生命中的一点一滴。”
“所以是这样么?”

二宫和也带着笑看着大野智。说完这番话的他耳尖红红的,脸也红红的。大野智看着他,有点紧张的抽抽鼻子,他鼻头冻得红红的,手指也搓得红红的。

“是,就像我爱你那样。你的答案呢?”大野智看着二宫和也站在那里,整个眼瞳里都是那个猫唇带笑的男人,温柔溢满了整双眼睛。那个美好的人,就这么在他的眼前,他的心里,这样微笑着。

二宫和也把自己脖子上挂了一半的围巾围到大野智脖子上,看着他,就像他看着自己一样。“我一开始就说了。”

就像我爱你那样。




-END-


最后希望所有人的愿望都能实现
圣诞节大家都可以收到心上人的祝福和问候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比如我和二宫和也【不是】

【给相方】

@大野紗枝 我的宝生日快乐!!!!不知道我有没有卡住加拿大14号的零点( *´艸`)
依旧胡言乱语,但是是每年定番«٩(*´ ꒳ `*)۶»
生日礼物已经到位!希望我宝喜欢www


🦄🦄🦄💕💕💕👩‍❤️‍💋‍👩👩‍❤️‍💋‍👩👩‍❤️‍💋‍👩👑👑👑🎂🎂🎂🎁🎁🎁

给我的珍宝。
FOR MY APPLE.

认识她的第五个年头。
没有和她在一起的第二个年头。

相方宝宝第三个18岁生日快乐!!!💕💕💕

隔着七万多公里也想跟你秀恩爱
隔着日夜颠倒也想跟你一直聊天
隔着两个季节也想和你穿情侣装

认识你了之后,就算谈恋爱恋人也不如你贴心
伤心难过的时候有你一句话就会让我特别安心

越来越好看的我相方
身材越来越好的我相方
老公越来越帅的我相方
我超级超级喜欢的我相方

少女心爆棚但是在走帅气路线的我宝
无论什么风格都hold住的我宝
最近准备点亮绘画技能的我宝
超级无敌大长腿的我宝

一直都是18岁的我相方大野太太生日快乐!!
把我的人品也寄给你希望我宝明年能中票去看con!!!💙❤️💚💛💜

给世界上最懂我的姑娘
给世界上我最爱的姑娘

希望所有最美好的祝福和最幸福的事都属于你
遇见她的我,三生有幸

HAPPY BIRTHDAY
MERRY CHRISTMAS
HAPPY NEW YEAR

希望温柔的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希望你期末考试所有的Pro都会手下留情

💕💕HAPPY BIRTHDAY & I LOVE YOU💕💕

【鬼白】TIMES NEW YORK NO.26

no.26



凤凰的担心是多余的,陆吾当然不会给他添麻烦,他只会给白泽添麻烦。白泽给他添了那么多麻烦,他可不是以德报怨的大善人。如果此时白泽知道他的想法的话,一定会拍桌子大叫“你这是迁怒!迁怒!”

但是不管怎么说,陆吾从从各方面都在跟白泽过不去。比方说这次,他在凤凰催着他离开America回自己地盘的时候,还抽空写了一封邮件寄给了酸与。

【酸与先生,这是白泽和fbi探员的合作记录以及证据,请您过目。虽我与您非友,但也非敌,让外人得了好处总归是不好的,白泽的身份我虽不清楚但也能猜到一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有些事您比我清楚。】

狌狌截下这封邮件交与白泽过目的时候,白泽攥紧的拳头关节发白,他到现在都还是心有余悸。如果在他们不清不楚的情况下酸与拿到了这封信,那么没有任何准备的他们只有死路一条。现在知道了,虽没有什么帮助,但起码还有一线生机。

“早知道陆吾不安好心!他居然给酸与发邮件?疯了!真是疯了!他以为人家都和他一样傻,暗示这么明显跟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司马昭有什么区别。”白泽恶狠狠地把打印下来的东西扯碎,摔在地上,又不解气似的踩了两脚。“说他傻还真没埋汰他!”

土蝼也是不嫌乱,看白泽生气,跟着说:“老大,要是不解气的话我去把陆吾杀了。反正他身边的那些人手我解决起来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杀?你是不是忘了,凤凰跟护食儿的狗一样等着咬人呢。你动了陆吾他就敢来咬我,你以为你杀了他咱们就能全身而退么?”白泽发泄过后稍微冷静了点,听见土蝼的话才彻底清醒过来,他确实是杀了陆吾的心都有了,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他可没心情给自己添堵。

狌狌推了推眼镜,分析了一下现在的局势,左右还有回旋的余地,便出声安慰道:“先生,您也先别急,毕竟这东西咱们截下来了,好歹陆吾现在躲回自己的地盘了作不了妖,上面有西王母挡着,他一时半会也不能威胁到咱们。”

“我不急,我当然不急。”白泽用手捻了一把耳坠儿上的铜钱,半晌了才说道:“有人急。”

他踱了几步又接着说:“狌狌你把这东西还发给酸与,陆吾准备的肯定不止这一手,截下来不发给他,那可就说明咱们做贼心虚了。土蝼你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我们这几天转移阵地。fbi又盯上咱们了。”

白泽交代下去安排的时候浑身都在抖,当然我觉得他是气的。没能亲自收拾陆吾就已经让他憋了一口气了,被鬼灯软禁了那么久,又在妲己那儿当了半个月的缩头乌龟,憋屈得不行,现在陆吾又给他整了这么一出。白泽不是什么圣人,他比一般恶人心善,但是也不是好欺负的。这次酸与的事,刚好是他脱身的一个契机,洗手不干挺好的,把祸水引到玉皇,看着他们掐,想想就好玩。

土蝼领了命就去安排了。白泽现在能用的信得过的人手就他们两个,说到底也是不容易,鬼灯想找他,奈何白泽精的跟什么似的,怎么都找不到,左右都行不出门路,卡在中间上不着下不就的也是隔应。





“查!认真查!”
高威高压下的茄子和唐瓜简直叫苦不迭:“鬼灯先生我们查谁?”
“查酸与。”

“那白泽的事……?”唐瓜因为凭空而出的名字愣了一下,下意识就问了一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组长,总负责人鬼灯先生,已经气得活动起了手指关节。

“啊啊!鬼灯先生我不是有意的!酸与跟咱们这儿一点线索都没有连名字都是第一回听……”唐瓜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机会是要闭着眼睛等死了,却发现检察官大人的注意力好像并没有在他身上。

“白泽?白泽当然要查,还要彻底的查。你从酸与那里入手看看能不能找出来点什么。”




还真别说,查酸与还真能查出来不少东西。

酸与是谁啊,道上的老祖宗了,国际zf可是都日思夜想地惦记着他呢,奈何干不过他,所以也只能是想想,不过这想想也没消停,跟踪调查的人一直不间断,加上酸与根本就没想过隐藏自己什么,社交软件一个不少,还时不时发点小玩意,行程安排全随他自己开心,反正是他到哪,哪遭殃,他才不在乎。所以这消息,还真是一点都不难查,只不过是真是假,重不重要那就说不准了。少数人很容易察觉到简单消息中的重要信息,但大多数人都会直接忽视。鬼灯和白泽恰好就是少数人中的一部分。

鬼灯倒是想到白泽会跟酸与搭上关系了,但是却没想到两个人的关系是这么——微妙。这么长时间打交道下来,白泽不是那种会在人手下做事的,闲得住的人,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心甘情愿地帮了酸与这么多。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有因有果的,白泽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这样——能让他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两个,要么有恩,要么有仇。

前者看似不太可能,但也不能完全推翻,白泽能从Japan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他的能力是一方面,有人协助是另一方面。有仇看似可能,却又透着那么点不对劲,白泽这个人,淡漠过头了。没见他对谁上过心,为了别人报仇不可能,为了自己……还能是什么深仇大恨?

鬼灯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心中的不安感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加剧……白泽,你到底想干什么。

白泽想干什么?




白泽他想活着。他早就知道酸与这尊大佛他惹不起,神兽的身份在那儿放着,酸与动他是早晚的事。当年若不是被陆吾逼上绝路,他也不至于自曝身份寻求酸与的保护。

道上一直有着“掌握命脉的神兽”的传言,人人都知道,大家都想要,为了个“神兽”争破了头,但是却没有人知道神兽到底是什么——是人是鬼是物是书都没人知道。如果不是当初白泽被逼上绝路,酸与也是混沌中的一份子,说起来还得怪陆吾。

酸与是那种我得不到就干脆毁掉的人,白泽虽帮他,却不肯归顺与他,若即若离的没有把握的关系让酸与很不放心——他今天高兴了帮你,明天不高兴了弄个组织害你这种事谁都说不准——主动权在自己手上永远是最放心的,这次他来America的主要目的,也是做掉白泽。

白泽和他打交道了这么长时间,又怎么不知道他这点小心思,但是他不能把鬼灯牵连进去,鬼灯终究是个无关的人,他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他保命的根本。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愿意拖鬼灯下水,理论上来说fbi的介入对于他扳倒酸与有利无害,毕竟假死逃过fbi比他自己单枪匹马干翻酸与要简单多了。但是白泽不想,说白了为了自己的事搭进去一堆不相干的人白泽摸着良心自问是做不到。

不过话又说回来,白泽他在赌,赌酸与也不知道神兽有什么。酸与知道全部之前,他的理智还不允许他动手。所以白泽在赌,赌酸与一定会留他一线生机,争不争取得到,归根结底还得看他自己。




另白泽没想到的是,鬼灯隔天竟然找上了他。

“该死的!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白泽捂着快要被捏碎的胳膊一脸警惕的看着站在他对面不足一米之处黑着脸的检察官。

鬼灯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摸出烟点燃吸了一口,“或许你应该问问你的小伙伴。他们说你遇到麻烦了。”

“哈?这就是你跑过来的理由?如果是想看我有多狼狈的话,真抱歉让您失望了。”白泽愣了一下,随后风轻云淡地笑了起来。

鬼灯无奈地掸掉烟灰,看着他这副逞强的样子叹了口气。“或许你应该……盼我点好。如果我说,我是来帮你的呢?”

“那我想我已经告诉你了,这次的事,请不要插手,鬼灯检察官。FBI只需要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

“白泽,别逞强。”鬼灯上前一步想拉近彼此的距离,白泽却警惕地向后退了更远。

“你是兵,我是贼,自古兵贼不两立。这个距离就好。”

白泽转过身,把后背留给了鬼灯,尽管知道不该这样,却还是止不住地想要相信他——如果是鬼灯的话,他大概会懂吧。

“道上的事情,有自己的解决办法,外人就别管了。酸与不是你们招惹得起的。鬼灯……”

稍微停顿了一下,白泽抬脚就走。却被鬼灯三两步上前抓住了肩膀直接扭到地上。

“妈的你又发什么神经?!”白泽挣扎着,抬脚想踢人,无奈武力值差距太大,被鬼灯压得死死的。

“喂喂……你不会吧?我的小伙伴应该没有叫你抓我吧?”听见手铐金属碰撞的声音,白泽有些心虚地扭头看着鬼灯。

“好了,剩下的话让我们去换个安静的地方说。我想酸与和你的小伙伴,都会很愿意去那儿找你谈谈。”

完成一系列干净清爽地抓捕动作的鬼灯轻松的从地上站起,并一把捞去白泽,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听见警笛的那一刻,白泽只想骂人,事实上他也确实骂了出来——“鬼灯你不识好歹是不是?!”


====

TBC


大家好久不见
突然想起来贴吧更了这边没更
考完试了搬运过来

【sk】我家的鱼塘都归你管

中秋节的小短篇,有些晚了,但还是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以及庆祝嵐成立17周年!!【对不起我晚了一天我有罪

风格有毒,大家谨慎戳

我的反射弧大概长了太多,前两天才终于感受到了鱼塘的笑点

最近沉迷霸道总裁这种风格hhhhhhhh太有毒了!



大野智前段时间演了一个总裁——家财万贯,有钱有势的成功人士的那种。终于圆了演爱情剧的梦想,有亲亲有抱抱还有字面意思的滚床单,但是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这个总裁,和他印象里弟弟道明寺的风格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偏差。


非要说的话,就是,这个总裁不够霸道?


但是二宫和也表示,他很满意这个总裁的设定。自家大叔就应该平时软乎乎的被周围人都宠着,必要时刻发光发热展现实力气势圈粉无数。而且他觉得,霸道总裁这种设定,真的不适合大野智。什么邪魅狂狷的表情,天凉王破的气场,想想都——辣眼睛。


偏偏大野智最近沉迷于研究如何成为霸道总裁,让自家恋人感受到自己霸道帅气的一面。二宫和也对此表示,苦不堪言,说起来都是泪。





“鱼塘”的场合
「这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







作为一个总裁,要向恋人展示出自己雄厚的财力——说话行动中,字里行间一举一动都要透露出“我有的是钱,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的气势给予对方安心感。



作为一个工资基本上交,每个月靠二宫和也给零花钱的“总裁”,大野智觉得,他需要想想办法。



公司大楼?这是drama租的场地,也不真是他的,不能用,pass。

公寓楼?虽然风景很好,看着外面大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感觉,但是他敢说这句话,绝对会被恋人打包扔到门外去。pass pass。

……

一连想了几个地点,不是这不行,就是那不能用。心灰意冷的大野智瞟见了手机日历上提醒的海钓日期。








于是——在万里无云,风和日丽的一天,二宫和也,被拉出了家门。



本来二宫和也是拒绝的,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他只想在垫子上打游戏打到天荒地老,把没刷的记录刷到最高,但是大野智向他提出邀请的时候,一脸神秘的样子,让他又不禁有些好奇。


事实证明,好奇害死猫。


看见海的时候,二宫和也就想掉头回家了,可惜高速公路不给他U turn的机会,活生生地开到了港口。


“放我下船,我要回去。”等到回神的时候已经在船上的二宫和也现在表示他对大野智的感情就像坐上了云霄飞车,忽上忽下,有爱又恨。


大野智看到恋人明显的黑脸,赶紧过去抱住安抚。“小和,现在船已经开了,就跟我去看看嘛,我们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过了。”


“你可以让船长开回来。还有我觉得我们在家也很不错。”二宫和也冷静地说,他觉得他没有把大野智扔下去已经对得起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再等等,十分钟,就十分钟,很快就到了。”大野智一脸真诚地看着他,恳切的眼神让二宫和也不忍拒绝。


“好……那就去看看吧。”







船停在一片中心的海域,阳光打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像白日星空,金灿灿的十分好看。


虽然晕海加晕船让二宫和也心力交瘁,看到这样的景色,也还是有些感动。


他站在甲板上,吹着风,阳光打在他帅气的脸上,微风撩起他衬衫的衣角。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大野智美滋滋地想。走上前,从后背环住二宫和也的腰,将头轻轻的放在他的肩膀上。用与唱歌时不同,刻意压低了一些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说:“小和看到了么,这是我为你包下的海域,这里所有的鱼,都归你。我会告诉全世界,这片海,被你承包了。”


有那么一瞬间,二宫和也觉得他还是心动的,恋人的声线一度撩得他感觉置身云端。但这句话——真煞风景。


二宫和也并没有马上发作,他用头蹭了蹭大野智的头,轻轻说:“如果你用这笔钱把任天堂包下来,我会更开心。”


感受到恋人少有的“撒娇”,大野智不禁心花怒放——霸道总裁这一套果真管用,随口便答应了下来:“好,你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那么现在来说说,你背着我藏了多少钱吧。”




啊,恶魔出现了。







END.



大概还会有好多别的场合?

我觉得阿智智当霸道总裁真的很带感!!!

写多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总想写点小甜饼自己吃吃糖

最近事情太多了,很多时候都不在状态。

感谢喜欢我文章的大家!过一段时间有空了会开点梗——到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ww

我废话好多……


咸鱼月刊9月迷之创刊号

咸鱼月刊:



金秋十月还差一个月,桂花也没有飘香,同学们作业写完了吗(微笑)
没有。


以上内容均属废话。



以下内容都瞎几把扯淡。


咸鱼月刊,月更咸鱼


9月SJ月
上天入地SJ
上刀山下火海(x)也咸鱼
9月担当不在
9月担当没来
其他咸鱼不替
我们咸鱼是要拖稿的,是不代班的(。)





重点要放在后面说❤
打小心心了就看一下呗❤


❤九月SJ月,你来我们就会有故事❤
❤你不来❤
❤那这个月就没有故事了哭哭(´;︵;`)❤
❤咸鱼们爱你❤
❤快来感受一下咸鱼的爱❤
❤请戳2819492424(非群)❤


一起来玩吧(*'▽'*)♪


P.S. 一个不怎么重要的小提示


一月山组月
三月天然月 ❤
四月大宫月
五月长末月 ❤
六月樱相月
七月磁石月 ❤
九月翔润月 ❤
十月竹马月
十一月模特月 ❤
十二月末子月
二月八月无墙福利月


手动给SJ模特高亮
手动动SJ模特高亮
手动给SJ模特高亮



打了小心心的月份等你来领❤
欢迎来戳!
(8只咸鱼深情的注视👀👀👀👀👀👀👀👀)

【sk】如果可以成全他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灵感来自下公交车时看到的在街道上热吻的情侣。

在澳大利亚,所以七夕是寒冷的冬夜。

nino的设定参考白金数据【我太爱这部电影了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







大野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遇见那个少年的了——半年前?上个月?抑或仅仅只是几天前?

少年有着上翘的猫唇,眼睛亮晶晶的好像盛满了星星。两个人就像是认识了数十年一样,熟悉又默契。







“kazu还在画画么?”

少年总是对他的画板表现着巨大的热情和兴趣,一天呆在画板前的时间比他自己创作的时间都要长出许多。

“嗯。”二宫点点头,鼻音带着微不可查的雀跃,脸上的表情却有点冰冷的漠然。

画布上是许多颜色堆砌成的无法形容的梦魇,隐隐约约能看见有人的轮廓在毫无章法组成的颜色后。

“那是谁?”
“你。”

大野智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少年的脑袋,眼底波光流转的是岁月沉积的温柔和宠溺。为什么会这样呢?不自觉地想要照顾他,不受控制地对他好,喜欢的心情满溢到从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渗透出来。

我喜欢他。十分喜欢他。
















“你喜欢谁?”

少年有天突然不再坐在画板前画画,没有安静地陪他一起创作。而是拿起了他一直只会基础操作的电脑,开始编写着看不懂的数据和程序。

他的眼睛里更多的是荧光的电脑屏幕和一个个字母排列组成的代码。冷漠的少年更加冷漠了。他只有在遇到障碍的时候会露出属于少年人的生气以及不成熟。大部分时候,他都冰冷的像台机器,人工培养出来的机器。

“kazu在干什么?”
“逃亡。”

纸张上毫无章法排列的数字像蚂蚁一般爬过大野智的心脏。

心脏剧烈地颤抖着,大脑也不受控制地刺痛起来。









“你——相信这世界上存在两个一样的人么?”









很久以前的冬夜里,有两个人在明灭忽闪的路灯下,在巷子中间放肆地拥抱在一起,用要把对方揉进骨血里的力道互相拥抱着,却小心轻柔地亲吻着彼此。唇与唇之间的触碰弹奏着轻快温柔的乐曲,伴随着乐章渐渐变成唇舌之间的交响曲目,慷慨激昂,带着飞蛾扑火的悲壮气势……

等等。为什么是悲壮?

大野智有些疑惑地停下纷飞的思绪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会用这样的形容词来描述一场情人间的接吻。








正如火和火药的亲吻,在最得意的一瞬间烟消云散。








对。后来,有一个人,头部中弹了。

在后脑盛开的血花砸像地面。不受控制垂下的手臂和瘫软的身体。来不及说出的话和安静闭着的双眼。




“在逃犯人已被成功击毙。”大野听见自己的声音冷漠地说着他不理解的句子。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两个一样的人么?”
“为什么不呢?”




“你喜欢谁?画画的他,还是只会写程序的我。”
“不可以都喜欢么?对我来讲,kazu就是kazu,不管怎么变,都是我的少年。”




“我想提一个任性的要求……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无忧无虑画画的他可以活下来。”
“kazu这太难了,无论哪一种选择都太自私太残忍了。”






“这样也是在成全你。”





成全……我?







“我喜欢你。”
爱对于我们而言都太难说出口,换成喜欢就会容易很多。




「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那幅色彩堆砌的画布还固定在画板上。而画板的背后,就是画面上因为能看见人的轮廓对应的部分,铅笔轻轻地划过。








最甜的蜜糖会使味觉麻木,不太热烈的爱情才会维持久远;太快和太慢,结局都不会圆满。




END



***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And in their triumph die, like fire and powder,

Which as they kiss consume: the sweetest honey

Is loathsome in his own deliciousness
And in the taste confounds the appetite:

Therefore love moderately; long love doth so;
Too swift arrives as tardy as too slow.

—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第二幕第六场



请不要寄刀片给我,爱你们!!!
【nino比哈特.gif + 阿智智啾啾.jpg】

大家七夕快乐!!!

伤口(这是个新脑洞)

存个脑洞,还没有想好要写哪对cp 我比较倾向于sa但是又觉得这个设定写会ooc所以还好纠结……

麻烦小伙伴们提个意见啦🙈🙈🙈


脑子里有十万个故事可我就是写不出来🙉

脑子里有十万个故事可我就是不写出来🙊



有点变态的小脑洞?


解剖师 x 会说话的尸体

沉默寡言但对着尸体以外话多的解剖师 x 超级话唠就是不肯闭嘴的尸体

竟然把尸体当成询问对象询问情感问题的解剖师 x 竟然成了开导和指导解剖师的人的尸体君生前也并没有什么情感经历



因为一起杀人案警察毫无头绪只好拜托了解剖师想要调查更细致的事情,解剖师一开始只是对尸体的长相十分有好感,所以在看见照片的时候就答应下来了这份工作。尸体是被毒害而死的,死亡事件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所以还十分新鲜。


在解剖的过程中,解剖师全程一直在对着尸体碎碎念各种各样的事情,比方说“还这么年轻到底是得罪谁了这么可怜”还有像”凶手之所以会下毒果真也是因为不想损害掉这具尸体的完美吧“这类的话。


虽然很有专业严谨的工作态度和精神,但是对着这样这么符合自己审美标准的尸体总是不能够动手,一直在纠结的解剖师终于把尸体逼烦了。


然后尸体开口说话了,就再也没停下来。从吐槽解剖师,到吐槽办案的人员,再到讲述自己生前的事,解剖师也从一开始的被吓到懵逼叨后来的想要缝上他的嘴。


接着两个人就开始了愉快的谈心,温柔的尸体一直在开导现实生活中自闭冷漠的解剖师,并且催促解剖师赶紧将他解剖好泡进福尔马林里,因为他要开始长尸斑出现巨人观越来越丑了。


解剖师最后终于决定讲尸体解剖,但是他没有像完成工作那样解剖,因为尸体自己说出了全部的事情,不需要他再像以前工作一样让死人开口说话了,于是解剖师为尸体做了整个的防腐处理,将尸体带回了家,藏了起来。因为在这些天不眠不休的聊天与工作中,解剖师觉得自己爱上了尸体。


这样的生活大概持续了几个月,因为解剖师生活中的独来独往,所以并没有人发现他的不对劲。直到几个月后的某一天,尸体突然不再说话了,之后一连几天也都没有再说话,解剖师一直在等,几周过去尸体也没有在说过一句话,和其他的解剖师解剖过的普通的尸体一样。


解剖师开始疯了一样向周围的人介绍他会说话的尸体,他的爱人,周围的人都觉得他疯了,叫来了警察和医生。医生将解剖师确定为精神分裂症,跟他解释说他一直在跟脑内的另一个人格对话,尸体会说话只是他幻想出来的,给自己第二人格的一个解释。


解剖师就被留在了精神病院住院恢复检查,尸体也被后来一个自称是尸体的朋友的男人带走下葬了。


一年以后解剖师出院。走在街上的时候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他熟悉的面孔,两个人擦肩而过,但只有解剖师回头了。




“我将这种难以言喻的情感称为爱情,但爱情对我和他来说,都是一件残忍的事情。所以能遇见他,我就知足了。“









“闭嘴,我要把你的嘴缝上了。“

“别别别!你把我嘴缝上了影响我的颜值了,我拒绝以这种诡异的形象下葬。”

大概是这种诡异的相处模式来着ww


【sk】隔壁家的孩子抱走了我的式神(番外)

这次是真正的链接ww

谢谢那些帮我测试了连接的宝宝们!!!!

今天早上被相方认真的敲打了一番

请感谢她 @大野紗枝 要不然大概我就卡肉了😂




第一次写肉,难免有很多违和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因为马上就要考试了想要攒个人品,写的时候却不自觉的带入了学校学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希望违和感不会太强烈

说实话,我真的都很想让nino拿游戏机玩😂但是后来觉得太不厚道了就改了……



到这里为止隔壁家的孩子就算是彻底完结了ww完结的感觉真好!!!

https://www.evernote.com/l/AtopLOI3rJlAYrNII26CZHxt_U1D9n2pfqk

话说有小伙伴知道超级链接怎么弄么?我这样直白地放着是不是不太好……


刚刚发现排版挂掉了……崩溃

【sk】隔壁家的孩子抱走了我的式神(5)-(6)

 (5) 在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之后,式神他姑且是愿意回家了。

 

 

    感觉到小朋友明显的失落的二宫狐狸在大野智走后跑到松本润身边,仰起头艰难地够到小朋友的手,伸出舌头安慰似的舔了舔——J不要难过。

 

    松本小朋友一把抱起前不久才成为家庭一员的二宫狐狸,揉了揉下巴又亲了亲头顶,才轻轻地问道:“和酱,刚才走的那个大叔是你的原主人么?”

 

    小孩子的情绪很低落,但是二宫也不想骗他。于是他扭过头,看着松本小朋友的眼睛,在心底回答着——是,而且他现在也还是,你也是。

 

“那为什么大叔丢下你呢?”

    二宫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孩子解释,扭了扭身子,在小孩子晃神的时候挣脱,跑到自己的垫子上卧起来佯装睡觉,不作回答。所幸松本小朋友也没有再追问下去,拿了张纸就出门了。听到关门的声音,二宫和也从垫子上抬起了头,抖了抖耳朵,猜到小孩准备干什么的小狐狸,走到阳台上准备偷听。

 

    而此时回到家还在纠结的阴阳师先生,意外地收到了来自隔壁家小孩的拜访。

 

  “是润君啊,快进来快进来,是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本来准备等两天再去找二宫狐狸谈判的大野智,此时却等来了不久前才分开的松本小朋友。

 

    进门以后的松本小朋友忽然觉得有些胆怯了。他既觉得和酱是他用心去照顾的家人不想将其归还,又觉得占据他人的东西不还有违常理。小小的一个奶团子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看起来让人觉得又可爱又可怜,当然我们的阴阳师先生也不例外。

 

    或许是气氛有些太过尴尬,大野智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果汁给松本小朋友放在他面前,艰难地打开话题:“润君想和我谈什么呢?”

 

“和酱它……其实是您的宠物吧……”小孩子不再像之前一样说话,甚至用上了敬语,期待着在将来的某一个瞬间眼前的人给出否定的回答。

    然而大野智却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看着润君的眼睛,语调肯定且富有深情:“小和他,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虽然我知道润君很不情愿,但是他能回来的话,我会很开心。”

 

    小孩子看到对面人眼里难以掩盖或是说根本就没想过掩盖的深情,有些踌躇了。之前在心里准备的那些话完全说不出口……他无法向男人提出留下和酱的请求,甚至无法开口去问男人丢下和酱的原因。

 

    气氛再一次沉默下来。就当听墙根的二宫和也也要忍不住换成人形跳阳台而入的时候,大野智又一次说话了:“润君一定觉得是我把他丢掉了对不对?”

 

    小孩子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这次的事情确实也是我的错……”阴阳师先生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二宫狐狸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想象出那个人无辜的表情和眼神——那种能让他迅速妥协的眼神。

 

“因为觉得不管回来多晚他都一直会在家,太过安心了,以至于忽略了他的感受。”大野智的话让正在听墙角的二宫耳朵稍微有点热……那个大叔,给小孩子瞎说什么啊!

 

“那你要保证对和酱好哦!”小孩子其实并没有那么想听完阴阳师先生的解释,他觉得够了,反正一开始也是决定要将和酱归还的:“还有……如果不麻烦的话,就来我家把和酱带回来吧……你们也很久没见了吧?”话一说完松本小朋友就捧起桌上的果汁像在掩饰什么似的慢慢喝起来。

 

    小孩子的话让大野智愣了一下。他还以为小孩子会和他闹一下什么之类的,没想到却这么容易,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润君已经喝完了果汁,将杯子轻轻放在桌上。“果汁很好喝,多谢款待!今天打扰了。”说完话的小孩站起身向玄关走去。

“润君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大野智慌忙也站起来,不小心撞到了茶几沿,发出一声巨响,却也没顾什么抓起扔在茶几上的钥匙跟在小朋友身后,像是怕小孩突然后悔似的。

 

====我是二宫狐狸听见关门声迅速回窝的分界线====

 

         那个大叔……那么慌张干嘛!大野智你别以为那么几句话就能解决你这么多天失联的问题,J同意也不代表我会同意。不合我的意的话?……我不介意再去相叶家打扰一阵子。不想轻易放过大阴阳师的式神先生闷闷的想着,耳朵上的热度却怎么也消不下去。

 

         “kazu~跟我回家吧~”还在装作发呆的二宫狐狸被突然抱起,还被揉了脑袋,那个人软软的声线像是被粘在耳边了一样挥之不去,扭了扭脑袋想要甩掉那个声音,又差一点就要原谅这个人了,真是……二宫和也你有点定力好不好,式神先生忍不住嫌弃自己。

         “润君,谢谢你。那我就先带小和回家啦~欢迎你随时来找小和玩!”tension一下子高了起来的阴阳师先生兴高采烈地抱着自己式神走了。

 

         送走自己小伙伴的润君却觉得稍微有些惆怅。反正就在隔壁不是么?总还是有机会的,小孩子安慰自己道。

 

         另一方面,终于回到自己家的二宫和也和大野智开始了一场长达一分钟的大眼瞪大眼的对峙。一分钟后败下阵来的大野阴阳师忍不住开口道:“其实kazu刚刚都听到了吧?”

         “听到什么?”二宫和也虽然终于跟大野智说了话,但是却还是完全一副爱答不理的神情,任由大野智抱着他在腿上揉来揉去,满脸冷漠。

         “诶?没听到么?我还以为kazu会在听专门说得大声了些。”完全理解偏了的大野智感觉有点挫败,抬手握了握小动物的爪子,捏了一下肉垫,才接着说道:“kazu没有听到的话,我再说一遍给你听,说一百遍给你听,直到你听到为止。”

 

         “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以后我保证一定会按时给你发消息。”

         “kazu能这样担心我,我真的很高兴!”

         “很抱歉因为太过安心了而忽略了你的感受。”

         “谢谢你一直以来这么包容我……”

         “我爱你,kazu。”

 

         “说得像生离死别一样……你是偷看润君的少女漫画了么?”虽然被刚才大野智那番话感动的一塌糊涂,嘴上却丝毫不饶人的二宫和也,只能通过勉强的吐槽来掩饰自己的害羞,身体却从狐狸形态变成了人,耳朵处的深红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

 

         终于愿意变回人形的式神让阴阳师先生简直喜形于色。亲了亲自家式神的耳朵,轻轻说了一句:“这样是愿意原谅我了对么?”

 

         “才不是……”因为变成人以后两人有点糟糕的体位,二宫和也整个脖颈也被染得开始发红。挣扎着从自家阴阳师的腿上下来,盘腿做到他旁边的沙发上之后,耳朵和脖颈的红晕才开始慢慢褪去,却还是嘴硬的否认了大野智的问题。

 

         “到底应该做什么才能让kazu原谅我呢?”转过头看着二宫和也侧颜的大野智一边慢慢地自言自语,一边伸手揉了揉对方软软的头发,“kazu提的要求我都可以满足哦,只要你不生气就好了。”

 

         其实早就也不生气了……这个人,明明错的就是他自己,现在却是一副纵容我无理取闹的样子,这恋爱还能不能好好谈了,二宫和也想。

 

    反正机会不用也浪费了,不用白不用。


    “一年份的游戏,你去排队帮我买。”这个完全没问题,大野智点点头,“我可以陪kazu一起,万一我买错了……”

    “嗯……那就以后都陪我去排队买游戏。”二宫和也更改道。

    “好的,听你的。”

 

    “汉堡肉想吃的时候必须要有。”

    “这个可以有,但是kazu你最近都有小肚子了,虽然很好捏,但是再这样下去就必须要增加运动量了。”大野智接话道。

    “我说的算还是你说的算?我做的运动还少么?!你还跟我提这个?!”二宫和也现在有点不爽了,因为他发现那个人简直恃宠而骄了。

    “你说的算。”

 

    “家里的钱归我管。”

    “本来也是你管啊……”二宫和也瞥了一眼大野智,没有说话。大野智却完全感觉到了眼神中的意思——我还在生气呢没让你说话你就闭嘴——的意思。

 

    “渔具全都没收。”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解气的二宫和也抛下了最终条约,不过还是意料之中地得到了反驳。

    “……能宽限点么?”绝对弧度配上可怜的眼神,二宫和也差点就想说可以,不过以傲人的自制力在开口一口改成了:“可以啊,鱼饵留给你,剩下的没收。”

 

        说完这些的二宫和也潇洒地起身走进里屋,干净利落的打开游戏机,动作完整整洁丝毫不拖泥带水,剩下大野智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蒙圈。

 

        所以,到底是原谅了么?……

 

         ……

 

         二宫和也打完一局游戏,发现自家爱人还在沙发上坐着发呆,有些不好意思地大喊了一句:“大野智我冷了你快过来。”

 

         三秒后,阴阳师先生拿着空调遥控器出现在房间门口,问道:“那要把空调稍微调高一点么?”

 

         完全不在状态的大野智完美地又错过了重点。不过大概是因为久别胜新婚吧……

         二宫把旁边的垫子拉到身后,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我打游戏累了,过来当一下靠背。”说的时候手还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身后的垫子。

 

         大野智见状也干脆不再装了,欢欣愉快地坐在自家小狐狸身后,搂搂亲亲抱抱地开始吃豆腐行为。室内的气氛也是温馨到不行。



(6) 其实小和他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最后,了不起的阴阳师先生,终于搞定了自家傲娇的式神大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kazu偶尔也跟我一起出去一下吧?去湖边或者森林走走什么的。”

        “想去钓鱼就直说,不要绕什么圈子。……不过其实不上船的话我可以稍微考虑一下。”

        “我是真的希望能和kazu一起出去走走,像所有的情侣那样,在无人的地方接吻,在街道上牵手,在阳光下接受他人的祝福……。”

        “好了别说了!是不是相叶雅纪又教你了?把他教的都忘掉,忘掉。”

 

 

        “其实kazu一开始就是想让我找到你的吧,要不也不会躲在小润家了。”

        “你好啰嗦啊大叔!”

        “我无比地庆幸我找到你了。因为让你担心而害你受委屈,我大概永远也不能原谅我自己了。”

        “好了我知道了,不要再念你抄来的少女漫台词了!”

        久违的小尖嗓重出江湖了。



===============


FIN.


隔壁家到这里就完结了。

本来说要在过年完结的却一直被我拖到了现在qwqqqq

相方没有催文也没有打死我真的是太好了!!!!

写到最后感觉ooc了累感不爱……

第一次写我团的cp衷心希望小伙伴们实用愉快。


大概有一个新文的构思,但是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写……

有建议的话请毫不犹豫的告诉我!!


这是一个敷衍的脑洞:

主cp sk无误

HE is in the DARK SHADE

刑侦组组长智x副组长和

两个有着双重身份却不清楚对方底细相爱相杀的故事(大概)

 空降来的上司最好是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公子,无所作为就好了,千万不要添麻烦。

    kazu,你看这里的信息有问题,好像被谁改过了。

    不要叫我kazu也不要离我这么近,你这是办公室性*骚*扰。